王东峰是谁的秘书
侯鸿亮靳东闹私下关系如何 侯鸿亮怎么形容靳东
2017端午节放假时间安排

侯鸿亮靳东闹私下关系如何 侯鸿亮怎么形容靳东

日期:2020-04-12 19:07点击数:

  侯鸿亮靳东闹私下关系如何 侯鸿亮怎么形容靳东的

   《欢乐颂》播出之前南都记者采访了侯鸿亮,8个月后,鬼吹灯之《精绝古城》播出之前则用同样的问题采访了靳东,然后惊奇地发现,他们对同一件事情的描述南辕北辙,互怼起来画风清奇,印证了一句话:男人真是幼稚鬼,影视圈大咖们也不例外。 《温州一家人》、《闯关东》、《狩猎者》、《琅琊榜》、《欢乐颂》,靳东曾经客串过制片人侯鸿亮的四五部戏,每部戏都刚好40到50场。到后来,他跟侯鸿亮开玩笑:我只拍40场,多了不拍。

二人都自认是对方的最佳损友,侯鸿亮形容靳东:不会低下头来和某位导演、某位制片人去争取什么角色,他如果肯妥协,不会这么晚才火。在侯鸿亮的眼中,靳东从没争取过一个角色,总是说我的表演能力放在这儿,如果单纯为了戏,适合我的角色总会来找我,于是侯鸿亮开玩笑:你属于个人不努力。 侯鸿亮挤兑靳东不肯低头求人是不努力,靳东则挤兑侯鸿亮是无良制片人,后面这个段子又是怎么来的? 时间拉回到10多年前。那时,孔笙在拍《狩猎者》,侯鸿亮是执行制片人,靳东纯属帮忙来客串。他把自己的一辆切诺基开到了剧组,结果车被剧组拿去用了,每天迎来送往的,还得倒贴过路费、过桥费、油费。 侯鸿亮说:当时大家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就是全心全意想把剧拍好,都不在意细节上的得失,大家一起完成一件事。为什么说我们是同类呢,原因就在这儿。这件事情明明是他主动做的,但他一直拿这件事来调侃我,说我是无良制片人。 同样的故事南都记者也向靳东核实了,靳东果然开始调侃侯鸿亮:当时我自己开车进组,才发现剧组太贫穷了,剧组的司机每天要干3件事,早上先拉导演组去现场,大家都以为那是导演的车;回来之后要拉着美术去看景,就成了美术车;再把它弄干净,回去拉午饭…… 我一到剧组就问,不是让我来帮忙演个五六场戏吗?车呢,你们总得有人送我去现场吧。人家说,要不你开自个儿的车跟在我们后边儿吧。我的车就这么送给他们用了。到剧组帮忙,不说片酬,连车都要自己倒贴!我也只能想开点。那时开始,我们就建立了深厚的感情。 靳东说,侯鸿亮有句话说得特别对,人不要走得太快,放慢脚步,等一等你的灵魂,我的理解是,别走太远,经常回头看一看,你的初衷是什么。 他说,我也经常问‘著名的侯大大’,你还记得你的初衷吗,就算将来正午阳光上市,你当了董事会主席,你也就是一个商人,是一个‘万恶的资本家’。而我愿意享受清贫,如果你们不需要我,我还可以回到话剧舞台上去,将来我依旧可以成为一个‘贫穷的人民艺术家’,咱俩先把阵营划分清楚。当然,这些都是朋友之间的玩笑话,我不希望你理解为我在心里挖苦他。 听到这里,南都记者实在忍不住问,你们经常互怼吗? 什么叫怼?互相拆台。 靳东较真:我说的都是事实,不是在讲段子。 靳东和侯鸿亮打嘴仗谁会胜?二人的答案相去甚远。 侯鸿亮认为,在生活中,靳东就是被我和李雪挤兑的那一个。互相调侃时,肯定是我占上风!但有一点我比不过他,他的记忆力特别好,好多年以前的事儿他还能讲出来,为了‘诋毁’我,就讲很多我们共同经历过的东西,我经常就记不住了。 但是,如果是现场碰到事情,肯定我的反应比较快,我们经常‘掐架’,曾经在微博里你一句、我一句,最后,他气得都要拿猴皮筋打我们家玻璃了,基本上,我对他就是完灭! 真的吗?侯鸿亮完灭靳东? 南都记者问靳东:互相挤兑的时候,谁会赢? 靳东答:这不言而喻嘛。 侯大大说他会赢。 靳东乐了:你看看,这就是‘万恶的资本家’和‘贫穷的人民艺术家’之间的差别,一个总说自己会赢的人,你何需去理会他呢?我只说‘不言而喻’,结果大家都看得到嘛。也许真的是他赢呢? 靳东淡淡道:看在他长我三岁的分儿上,你也可以这么理解吧。毕竟,理想和现实还是有一定差距的! 除去相互调侃的部分,二人对对方的评价其实都挺高,对于这份友谊,靳东连说了两个挺好的,人生难得三五损友,他损我的时候压根不惜成本。不过,我们分得清哪是开玩笑,哪些是认真的。 侯鸿亮则说:在这个圈子里,有这种朋友是件很幸福的事,同类真的很重要,大家不用太多言语,可以长时间不联系,但心里有对方,碰到事情之后,相互能商量。靳东是个很少主动跟人接触并示好的人,但只要他认定了你以后,他会全身心地对待你,这是一个挺难得的事。 侯鸿亮也详细解释了让制片人去死的前因后果:那时在拍《伪装者》,因为拍摄超时、超期了,我就轻描淡写地跟导演李雪说了一句。 第二天,李雪就皱着眉头跟靳东说:‘我超时超期了,你说我们坚持这样拍到底对不对?’靳东说,‘当然对了,有什么不对的,让制片人去死’。这个典故是从这儿来的,他在帮李雪减压,这种感情一定是共同工作过、共同战斗过,才能建立起来。

产品分类